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赤子杨啸

 
 
 

日志

 
 

转载:一部时代的昂扬交响——读杨啸《鹰的传奇》三部曲(一)(蒙古族》阿云嘎  

2016-03-25 18:12:01|  分类: 岁月留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一部时代的昂扬交响——读《鹰的传奇三部曲》(蒙古族》阿云嘎 - 杨啸 - 大漠赤子杨啸
 

    一部时代的昂扬交响

            ——读杨啸《鹰的传奇》三部曲(一)

(蒙古族)  阿云嘎

                         1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后,跟全国各地一样,内蒙古地区有不少人陆续奔赴延安。当时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其中有不少十几岁的蒙古族孩子。这些孩子通过党组织开辟的秘密通道,在革命前辈的引领下,一批又一批,艰苦跋涉,走向延安,就好比汩汩溪流汇入奔涌的大河。他们是在延安出现的第一批蒙古族小八路。在延安,除有培养各民族青少年的陕北公学外,还有专门培养少数民族青少年的中央民族学院。他们在那里学文化,学理论,学军事技能,原本隐藏在心中的仇恨(他们大多数都是不堪忍受剥削和压迫才离开了家乡)升华为阶级觉悟,他们朴实朦胧的向往(他们对延安的最初了解大概是听说那里人人平等,没有剥削和压迫)变成了革命理想。他们在延安接受教育和熏陶,成长为革命者的时候,他们仍然很年轻。根据工作需要回到家乡或者分配到其他战场的时候,他们是我党最年轻的生力军。解放后这些年轻的老革命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成为领导干部中最年轻的一个群体。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他们曾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和各盟、市、旗、县领导干部队伍中的中坚。这些人的生活道路和成长过程体现了一种历史的必然性,是他们各自的小环境和全国的大环境使然。杨啸先生的长篇小说《鹰的传奇》三部曲所描写的,正是这样一群蒙古族少年的成长。

  全书七十万字,分《觉醒的草原》、《深情的山峦》、《愤怒的旋风》三部(以下简称三部曲),全景式地描写了莫日根、桑杰扎布等几个充满正义感的草原上的孩子不甘忍受王公贵族的压迫,奋力反抗,在党的地下工作者的引领下走向延安,成长为优秀的革命者,再回到故乡开展革命斗争,迎接胜利的过程。本文开头我们已经说过,草原上的孩子奔赴延安,是内蒙古革命斗争史上不可忽略的现象,所以这部“三部曲”的描写具备了时代性、史诗性特色。是一部反映内蒙古草原生活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成功巨著。

                                                                                                                          2

  “三部曲第一部《觉醒的草原》出版于1983年;第二部、第三部出版于1986年。那个年代是中国作家们刚刚从的禁锢下挣脱出来的年代,也是文学观念和创作主张开始发生急剧变化的年代。在阅读这部长篇的时候我想到的一个问题是:无论文学观念和创作主张(其中当然包括对具体作品的评判标准)怎么千变万化,但有些东西是不可能变的,比如对正义感和爱心的肯定与赞美等。因为正义、爱等属于真善美的范畴,而在文学作品中对真善美的弘扬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因为这是文学的价值所在。三部曲写的是从抗日战争时期到解放战争初期那段时间,几个草原上的孩子走上革命道路的故事。那是一个正义与邪恶、爱与恨激烈交锋的年代。邪恶与仇恨是人类自己制造的,但邪恶与仇恨不可能泯灭正义与爱,反而会更有力地激发人们心中的正义感和爱心。小说中的莫日根、桑杰扎布、萨仁高娃等孩子,按现在的说法属于花季少年,他们的思维还是孩子的思维,但他们心中却有着强烈的正义感,有着对家乡和亲人的真诚的爱。所以说,没有爱就没有恨,这些孩子们的心中的恨,是爱的另一种表现。

  正是这种正义感与爱,使得这些孩子从心眼里蔑视邪恶,在具体行动中不屈不挠。这种心理也体现了蒙古民族传统的文化理念。因为蒙古民族有一种崇尚英雄的情结,而这种情结的根源是正义必胜的信念。只要行得正,牛车也能追上野兔米粒大的白色,能淹没山一样大的黑色,这是蒙古族百姓常说的谚语。别看野兔跑得快,只要行得正,牛车终究会追上野兔。而在蒙古族的传统观念里,白色代表纯洁(因为乳汁是白色的),黑色代表邪恶,别看白色很渺小,也能够战胜黑色。这些孩子正是在这种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的,所以他们的信念是坚定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说三部曲是一曲信念的颂歌。

 

                           3

    文学是人学。儿童文学亦不例外。一部好的长篇小说,应该塑造出众多性格各异、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三部曲”在这方面是很出色的。除生动、逼真地塑造了草原少年莫日根、桑杰扎布、萨仁高娃等人物外,还活灵活现地写了一个汉族小姑娘翠英的形象。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除很好地塑造了众多的少年儿童形象外,还成功地塑造了众多成年人形象。如:足智多谋的地下工作者、到草原上播撒革命种子、潜入蒙奸王爷王府的张老义;疾恶如仇的说书艺人老达古沁那顺爷爷;最早和共产党人有了联系的莫日根阿爸青格尔;好心肠的巴达玛大妈;和莫日根阿爸一起走上革命道路的布日固德大叔和其木德大叔;当莫日根在去延安的路上,被蒙奸小王爷陶克陶抓住,并在月黑风高的夜里被枪毙,侥幸未死,毅然把他救回家去热心照护的卖柴老人老两口;怕给自己家惹祸,不敢收留带着莫日根去投奔他家的亲戚的胆小怕事的石匠和他那豪爽仗义的妻子;黄河边那冒着生命危险,撑着小木船,在流凌的黄河上,送莫日根和石匠过河的老艄公;卖国投敌的蒙奸老王爷道布钦;阴险狡诈的蒙奸小王爷陶克陶;陶克陶的福晋醋坛子奥登,南京来的特派员高傲的戴小姐,心狠手毒的王府管家红眼狗……等等。有的人物,着墨不多,却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

    莫日根、桑杰扎布、萨仁高娃是在同一片草原上长大的孩子。但他们却各有各的个性。莫日根诚实、坚强、有胆有识;桑杰扎布聪明、机智、质朴纯真;萨仁高娃作为草原上的少女,似乎更多地继承了草原女人的善良、正直与耐力。汉族小姑娘翠英,则朴实、厚道、有感恩之心。小说里塑造人物形象,关键不在于交代人物共性的一面,而在于写出他们各自的个性。在这个方面,三部曲是很见功底的。他们的思维、行动各有各的特色,不可相互替代,又能够相互补充和衬托。三部曲从结构上看,处于故事核心的就是这几个孩子,他们形成了这部七十万字长篇的基本构架。

    在儿童文学作品中,塑造好成年人的形象,是十分重要的。正如作者在他写的随笔《儿童文学随想录》(见《杨啸文集》第23卷第73页)中所说的:“孩子们固然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天地,但是,就在他们的生活天地中,也跟成年人是密不可分的。他们的成长,离不开成年人对他们的关怀、培养和教育;他们的日常生活,也离不开成年人对他们的关心和照顾。”

“他们的性格,他们的兴趣爱好,以至他们的精神面貌,都是和他们身边的成年人对他们的影响分不开的。因此,塑造好成年人形象,会成为塑造好少年儿童形象的基础,会使得所反映的少年儿童生活和所塑造的少年儿童形象更加真实可信。如果把作品中的少年儿童形象比作泉水,那么,成年人的形象,就是这泉水的源头;如果把少年儿童的形象比作树木,那么,成年人的形象,就是生长这树木的土地。”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