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漠赤子杨啸

 
 
 

日志

 
 

转载:《鹰的传奇三部曲》读后感——一部波澜壮阔的儿童文学红色经典 吴广孝  

2015-06-10 18:1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鹰的传奇三部曲》读后感——一部波澜壮阔的儿童文学红色经典    吴广孝 - 杨啸 - 大漠赤子杨啸
 

《鹰的传奇三部曲》读后感

n                   一部波澜壮阔的儿童文学红色经典

n                   吴广孝

《鹰的传奇三部曲》是著名作家杨啸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儿童文学长篇小说,全书包括《觉醒的草原》、《深情的山峦》和《愤怒的旋风》三部曲,简称《三部曲》,共有66万字。洋洋大观,直到今天,在中国儿童文学领域,这样的长篇儿童小说仍不多见。

《三部曲》的背景极为广阔,从解放前,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以蒙古草原奴隶的后代为主人公,全方位地描绘了那个时代的风云,反映了草原百姓真实的生活,并有生动的蒙古民族的风格和特色。是一部诗史般的时代画卷。不能不提的是,这样壮阔的场面,是通过几个孩子的成长表现出来的,并具有童趣,合乎孩子们的口味。可见作者的聪慧和文学的功底。

如果没有认真阅读这部书,如果用固有的思维模式去猜测,可能会觉得《三部曲》大有《三突出》的嫌疑。其实,这种猜测不尽合乎实际。《三部曲》中,故事生动、曲折、紧张、惊险,富有传奇色彩。而且,这一切又深深植根在蒙古大草原上。故事有根有据,合情入理,在生活中可靠,在艺术上真实。那些“标语口号式”的所谓作品无法和它相提并论!如果,不带任何偏见,心平静气地分析,我们会看到《三部曲》的特色突出,有许多值得当下儿童文学界深思的地方。我认为,《三部曲》有以下几个特色:

一、讲究故事结构,各种线索清晰,条理分明。没有“无厘头”出来兴风作浪。我不是反对当代时髦的“闪”和“突如其来”。我只是认为,儿童文学作品的结构清晰,对小读者有益。成长中的孩子需要一种严谨;

二、认真塑造形象。在《三部曲》中,作家不仅仅努力塑造了成长中的儿童形象,同时,对周边的成年人也用心描绘,使他们有血有肉。包括反面人物,也是各具特色。只有这样做,大人和坏人才能从正反两个方面深刻地影响孩子。否则,“小英雄”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林之木”。

三、语言十分准确,又合乎规范,不存在为了一时的“痛快”和“轰动效应”,硬造新词。坦白地说,我对杨啸先生的文学语言情有独钟。有的人评说,他的小说语言“既是民族的、儿童的,又是文学的:质朴中见优美,洗练中见深沉。”( 见张锦贻:论《觉醒的草原》的创作特色   原载《儿童文学研究》23辑)。我非常赞同。

杨啸对风景的描写,使我想起俄罗斯作家屠格涅夫和普里什文的文字,优雅而灵动。当然,这些描写是为小说的结构和人物塑造,不仅仅是令人激动的散文诗。与此同时,蒙古民歌和古老谚语的大量使用,使小说有了一种马头琴的韵味。看几个小例子吧。

 

春天,春天的草原真美呀!

…… ……

小河里的冰化了。清凌凌的春水在和风的轻拂下,荡漾着银色的波纹;水波上闪耀着金色的阳光。小河像银蛇似地在草原上的绿草、野花间弯弯曲曲地穿过。奔腾的河水,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如同美妙的琴弦,弹奏着动听的音乐。

碧蓝的淖水,像一面明亮的镜子。水面上,笼罩着一层轻纱似的薄雾。一群群水鸟,在天空中飞翔,在水面上遨游。洁白的天鹅,黑色的鸬鹚,长嘴巴的捞鱼鹳,绿头顶的野鸭子……有的粗嗓,有的细嗓,有的高声,有的低声,一同唱着赞美春天的歌儿。(见 第一部 第六章 41页)

其实,这是在表达主人公的梦境,获得解放的梦境。

 

冬天。草原上的冬天格外寒冷。

天阴得很沉。浓重的云块,就像一团团肮脏的羊毛,在天空中堆积着,涌动着,翻滚着;那浓重的云块,越滚越低,就像要落下来,压在人身上,把人压扁。

雪,断断续续,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了。

到处是厚厚的积雪。积雪把草原上的草都埋住了,只露出枯黄的草梢和一丛丛黑褐色的树毛子。尖厉的北风,摇动着草梢和树丛,发出簌簌的声响。

一只跳鼠,从树丛下的洞穴中钻出来,想找点吃的,因为又冻又饿,浑身索索地发抖。它跳跃着,在雪地上跑了一圈,什么可吃的东西也没有找到,又跑回树丛下,钻回洞穴里去了。

天空又飘起了雪花。细小的雪花,在凛冽的寒风中飞舞着,旋转着……

雪地上,一群羊儿“咩咩”地叫着,从远处走来。跟在羊群后面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见第一部第一章 开篇)

这是一组非常精彩的电影画面,由布满乌云的天空到地下索索发抖的草木,再到跳鼠的特写,再拉开,在弥漫的风雪中,传来羊的咩咩声和主人公登场。作者非常艺术地把时间、地点、人物全部交代,同时,让读者感受到一种悬念,一种对主人公的担忧。《三部曲》就是这样引人入胜地开场。这是作家杨啸的功夫和手段!

我从历史的角度,赞赏《三部曲》,并认为,它是那个时代的儿童文学的“红色经典”。我的想法,可能与当下的儿童文学理论潮流不协调,有点另类。是啊,也许有的人不喜欢杨啸的作品,甚至把他恭恭敬敬赠送的书当做废纸卖了。我认为,时尚潮流如同流行歌曲,伴随时间的推移,可能就烟消云散了。而“文学艺术生态的多样性”却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读者会包容的。已经把“文革”的样板戏,如《沙家浜》、《红灯记》、《智取威虎山》等等当成了“红色经典”,为什么不能包容儿童文学中的好作品?不喜欢,可以不读,不过,《鹰的传奇三部曲》仍然矗立在蒙古草原的风雪中 。

                                    2014 ——2015

                                 病中 写于长白山老松书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